Strict Standards: Non-static method cls_image::gd_version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www.furiver.com/includes/lib_base.php on line 339
疯狂面膜背后:微商“野蛮生长”谁来管?_L&L
好评100%
描述5
服务5
物流5

疯狂面膜背后:微商“野蛮生长”谁来管?

导读:“朋友圈已被面膜占领。”不少网民最近感慨。一位从事面膜生意两年的微商表示,网民的感觉不假,“微商这么火,面膜功不可没,去年的微商就是面膜撑起来的。

  无处不在、质量粗劣、暴利惊人……微信圈中面膜的汹涌席卷势头让人们大吃一惊。

  人们已经注意到,“疯狂的面膜”正是当下国内“微商”发展状态的一个缩影。如何实现“微商”规范有序而非野蛮生长,避免朋友圈成为三无产品、传销的“法外之地”,已成为摆在社会和有关部门面前的重要考题。

  乱:“设计一个包装就能出一个品牌”“吃定消费者不可能去检测”

  “朋友圈已被面膜占领。”不少网民最近感慨。一位从事面膜生意两年的微商表示,网民的感觉不假,“微商这么火,面膜功不可没,去年的微商就是面膜撑起来的。”同时,一些娱乐界名人纷纷成立面膜公司并亲自代言,更让这个市场炙手可热。

  奥美集团数据显示,国内大大小小的面膜品牌两年间增长了4倍。目前,市场上至少有300多个面膜品牌。

  杭州芙丽诗贝面膜品牌创始人华树青表示,之所以面膜市场野蛮生长,是因为这个行业属于暴利但门槛很低,比较容易吸引消费者。

  “朋友圈里卖的面膜很少是知名品牌的,都是杂牌。现在做一个杂牌面膜太容易了,取一个听上去拗口的洋名,叫人设计一个高大上的包装,再找面膜工厂贴牌生产就成了。”华树青说,去年连开鞋厂、袜子厂的都进这个行业来圈钱。

  华树青说,由于面膜这个东西科技含量并不高,所谓3D面膜、燕窝面膜、多肽面膜多数打着高科技的旗号,实际只有概念,里面的成分换汤不换药,欺负的就是消费者的外行。“比如燕窝面膜,里面根本没燕窝,吃定的就是消费者不可能去检测。”

  业内人士表示,这两年大量外行的人进入面膜这个行业,就是奔着面膜的暴利去的。“朋友圈的面膜大多要三四百元一盒,一片至少要50元,但实际成本估计5元一片都不到。”

  华树青说,更严重的是微信圈里的面膜不少是三无产品,“面膜类的产品都需要到食药监部门去备案,但微商面膜很多没有备案,违规销售”。更让正规面膜商头疼的是,不少杂牌面膜商为了追求效果,会让生产商违规添加激素、重金属等违法物质,“整个市场都被搅乱了”

  忧:传销阴影如影随形

  “微商”,仿佛已等同于“财富传奇”,果真如此么?业内人士曝料称,很多人每天晒上千甚至上万的交易额,其实很多是虚假的,有的已近似于传销。

  一位名叫范云(化名)的“90后”微商讲述了她惨痛的经历。范云说,看到朋友圈里一个不熟的朋友天天发卖面膜赚大钱的照片,就很心动,成为对方的代理。

   做代理,就要进货,范云花了一万元买了100盒面膜,按照上家的说法,面膜的售价在298元,范云有近两倍的利润空间。不过收到货后,范云才发现面膜包 装有些粗糙,生产厂家也不明确,此时上家表示,微商的面膜不讲究包装更多讲究效果。上家还告诉她,要致富就多招代理。将信将疑的范云就这样开始在朋友圈卖 面膜,“上家发什么图,我就粘贴过来”,并且以150元一盒的价格招起自己的代理来。

  “一个做化妆品生意的微商朋友看到我的朋友圈后, 表示要做代理,并且一次性下了10万元的货。我让上家发了货,但朋友收到后表示,这面膜是三无产品,根本卖不出去。而我再找上家时,上家把我拉黑了,现在 找不到她。”范云说,为了减少损失,现在她和朋友在想办法处理这批面膜,不排除再卖给不懂行的代理。

  业内人士表示,一些面膜商特意选择朋友圈做唯一的销售渠道,为的就是招代理。“总代招一级代理,一级招二级,二级招三级……这样一级一级招,所以有段子说,面膜不是朋友买去的,都是代理拿走的。性质与传销相似。”

  一位微商告诉记者,为了招代理,现在最不堪的手段就是捏造交易记录、好评,让朋友圈的人误认为生意火爆、躺着赚钱。“微信对话生成器、支付宝转账截图器这样的软件满天飞,即使你一天没做成一单,通过软件就可以编造出一天成交一万元的假象。”

  问:微商野蛮没法可管?

  面膜曾是微商界的一个传奇,制造了一个个虚假的财富神话,而随着它的面具被撕下,越来越多的百姓对微商失去了信任。

  一位吃过亏的消费者说,现在的微商不少是“杀熟”,而碍于朋友面子,加上投诉无门,很少会去追究。

  一些公众和观察人士甚至喊出了“微商必死”的口号,认为当下微商存在信用体系低、产品信任度缺乏、售后服务不完善、支付方式不安全等诸多问题,熟人信用一旦被透支,整个商业模式就会崩溃。

 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李崴提交了一份“关于大力推进微商行业规范发展的建议”的提案。他提出微商必须要实名注册;同时相关部门需严格监管微商销售产品的来源和合格认证、厂家生产资质等。

 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姚建芳建议,微信平台方应加强对微商的把控,如实施严格的审核机制,对于出售商品的微信号进行登记备案等流程,并从购买、物流、评价、维权等方面设立交易机制,增加消费透明度。

  “国家对这个新兴经济模式不能坐视不管,需要适当的时候进行立法,监管部门也要主动介入。”姚建芳说,微商现在就如一开始的淘宝,处于野蛮生长阶段,信任危机成为发展的重要障碍,如果没有有效的管理和引导,微商或将被淘汰。